在2月和7月的国会听证会后,市场人气大致一致,经济也稳定,“所有这些情况都让鲍威尔的证词演说极具挑战性,”他说。

众所周知,美国谈判团来中国进行新一轮的贸易谈判,成果看起来是非常明显。这一周刘鹤副总理又将带团去华盛顿进行新的一轮谈判。那么,谈判的对手非常重要,这就是莱特希泽,之所以有现在的进展,跟这个人分不开。